国产黄视频在线观看|99热这里有免费国产精品|国产日韩在线观看|久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

<output id="hrg3l"><font id="hrg3l"></font></output>

    1. <li id="hrg3l"><ins id="hrg3l"><thead id="hrg3l"></thead></ins></li>

      歡迎訪問安徽晟川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0551-65663328

      晟川案例|實際施工人以建筑公司對外簽訂采購合同,產生的債務應當由誰來承擔?

      2022-12-23 11:24:04

      晟川案例|實際施工人以建筑公司對外簽訂采購合同,產生的債務應當由誰來承擔?(圖1)

      一、案情簡介

      2014年3月5日,安徽某建筑公司向安徽某投資公司出具委托書,委托朱某全權洽談梧桐國際廣場工程項目。2014年6月23日,朱某以安徽某建筑公司名義與安徽某投資公司簽訂承包協議一份,約定安徽某投資公司將梧桐國際廣場項目以包工包料形式交由安徽某建筑公司承包。后安徽某建筑公司成立了“梧桐國際廣場項目部”,項目部負責人為朱某。工程完工后,經朱某與安徽某投資公司結算,確定工程價款為1.16億元。期間,安徽某投資公司已支付工程款至朱某指定賬戶1.2億元。后安徽某建筑公司以安徽某投資公司未支付其工程款為由起訴要求安徽某投資公司支付工程款7150萬元及利息。

      二、爭議焦點

      1、朱某是否為本案實際施工人;

      2、安徽某投資公司將涉案工程款直接支付給實際施工人是否有效; 

      三、律師意見

      1、朱某與安徽某建筑公司不僅是工程掛靠關系,還是安徽某建筑公司家族企業的重要一員,安徽某投資公司屬于善意第三人。安徽某建筑公司是由董事長朱某濤、法人朱某炳、工程負責人朱某山弟兄三人負責,并由項目經理朱某等人共同組建的家族建筑企業。朱某是朱某山的兒子,也是朱某濤、朱某炳的侄子。朱某對外一直以實際施工人名義掛靠安徽某建筑公司承攬工程,在安慶地區承接了大量建設工程。

      2、安徽某建筑公司在項目往來過程中使用的項目部資料印章一直是監理單位、設計單位以及政府備案使用的,該印章系安徽某建筑公司梧桐國際項目部運營管理的重要印章,對外代表著安徽某建筑公司。涉案工程建設過程中,安徽某建筑公司并未參與工程的任何施工,均是實際施工人朱某負責。安徽某建筑公司在工程現場設置了梧桐國際項目部,并為項目部提供了一份項目部資料章,該印章自2014年起便一直用于涉案工程開工、竣工、結算,該印章在監理單位、設計單位、竣工文件、結算文件等多家機關和政府部門備案。因此,安徽某建筑公司認為項目部資料章不能代表安徽某建筑公司,于法無據。

      3、安徽某投資公司的付款真實客觀,安徽某建筑公司對付款的否認與安徽某建筑公司訴請的自認前后矛盾,屬于虛假訴訟。涉案工程總造價經雙方確認為1.16億元,已付款為1.2億元,但沒有一筆支付到安徽某建筑公司賬戶。因為安徽某建筑公司自2014年起便被大量當事人起訴,導致安徽某建筑公司全部賬戶被查封,并列入失信被執行人。應安徽某建筑公司要求,梧桐公司才將工程款支付給勞務班組、支付至材料商以及公司指定的其他人員名下。但安徽某建筑公司收到上述款項后卻否認收到工程款,明顯違背客觀事實。

      4、本案是安徽某建筑公司與朱某內部工程款分配問題,安徽某建筑公司完全可以通過追償的方式起訴朱某索要掛靠管理費等費用。

      四、裁審觀點

      1、朱某是否為本案實際施工人問題。朱某參與了涉案工程承包合同的簽訂與履行,并對工程進行了投資、結算和收款,支付了工人工資、購買施工材料等實際施工行為,朱某借用安徽某建筑公司資質,以被掛靠單位名義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二項規定,沒有資質的實際施工人借用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名義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本案安徽某建筑公司與安徽某投資公司簽訂的建設施工合同無效,朱某系涉案工程實際施工人,上述事實有安徽某投資公司提交的工程付款聯絡函、梧桐國際工程管理書可以佐證。雖然安徽某建筑公司對工程付款聯絡函、梧桐國際工程管理書有異議,但該聯絡函和工程管理書上加蓋的“梧桐國際廣場項目部資料專用章”,曾多次在已備案的工程資料中予以使用,所以,不論該印章是否系他人私刻甚至偽造,安徽某建筑公司均不應對印章在不同場合使用做不同選擇。

      2、安徽某投資公司將涉案工程款直接支付給實際施工人是否有效。在涉案工程實際施工過程中,發包人將工程款直接支付給實際施工人,承包人在合理期限內從未提出過異議,應視為承包人默許。若發包人舉證證明支付工程款系經過承包人授權或者有其他正當理由,應予支持。另外,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為保護實際施工人利益也突破了合同相對性,賦予實際施工人直接向發包人主張工程款的權利。涉案工程自2014年4月18日開工至2018年12月26日竣工驗收,安徽某建筑公司不僅未舉證證明在合同約定的付款節點向安徽某投資公司主張過工程款,且在合同實際履行過程中,安徽某投資公司確曾應安徽某建筑公司的指示付款方式支付了部分工程款,如付給材料商賬戶和付給勞務公司等。經核對,朱某確認收到安徽某投資公司支付的工程款1.2億元,已超過結算金額1.16億元。此外,安徽某投資公司與安徽某建筑公司在合同中未明確約定安徽某建筑公司在中國光大銀行合肥合作化路支行開設的賬號為79×××08賬戶作為工程款收款賬戶,也未約定其他收款方。安徽某投資公司主張以支付實際施工人的工程款作為已付工程款進行抵扣,并無不妥。

      五、裁判結論

      駁回原告全部訴訟請求

      推薦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