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黄视频在线观看|99热这里有免费国产精品|国产日韩在线观看|久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

<output id="hrg3l"><font id="hrg3l"></font></output>

    1. <li id="hrg3l"><ins id="hrg3l"><thead id="hrg3l"></thead></ins></li>

      歡迎訪問安徽晟川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0551-65663328

      晟川案例|可否主張消極確認之訴,撤銷其在公司的股東及法人身份?

      2022-08-12 08:44:45

      副標題:代表股東駁回對方要求確認自己不具有股東、法定代表人的訴請 

      律所案號:2021晟川律代字第116號 法院案號:2020)皖0104民初3496號、(2021)皖民終5028號 

      原告:謝某 被告:安徽某智能化工程公司 第三人:章某

      我方代理:第三人章某 辦案人:朱升禹

      案件結果:一審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案情簡介

      2015年11月6日,安徽某智能化工程公司向合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交《公司登記(備案)決申請書》、《董事、監事、經理信息》、《法定代表人信息》、《股東會議》、《安徽某公司章程》等材料,申請將謝某登記為安徽某工程公司的股東及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合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準了安徽某工程公司的上述登記申請并于2015年11月9日向被告發放營業執照。隨后,謝某向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法院起訴安徽某工程公司,并追加公司股東章某為第三人,要求法院確認其非安徽某工程公司的股東、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總經理,并判令安徽某工程公司辦理工商變更登記手續。

      隨后,章某遂委托本團隊,收集相關證據,積極答辯,最后通過本團隊的精細代理,案件經過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法院一審駁回謝某的全部訴訟請求,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一審判決,駁回謝某上訴請求,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二、爭議焦點
          謝某能否以其對安徽某工程公司的工商登記不知情為由主張不具有公司股東及法定代表人身份?公司股東能否提起消極確認之訴要求法院確認自己不具有法定代表人、股東等身份資格?

      三、律師意見
      (一)工商登記具有較強的公示、公信力,謝某不能以對工商登記不知情為由主張自己不具備股東、法定代表人身份

      謝某主張其全程未參與工商登記,對此并不知情,身份信息也是被公司盜用。通過與當事人充分溝通了解到,2015年11月安徽某工程公司辦理工商登記時,謝某與章某是共同將身份證等資料交給公司委托的經辦人,前往合肥市工商局辦理工商登記手續的,謝某與章某均未到現場。公司成立后,謝某陸續參與公司經營,公司的公章、銀行密鑰等公司資產也均由謝某掌握。在庭審前,章某調取的公司部分財物憑證均可以證實謝某一直管理著公司。謝某所稱身份信息被盜用、對工商登記不知情無事實依據,不能因此主張自己不具備股東、法定代表人身份。

      (二)謝某請求確認其不具備股東、法定代表人等身份沒有法律依據,不屬于人民法院審查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二十一條,規定了當事人可以通過提起訴訟確認自己的股東資格。但該條文未明確規定股東可以提起訴訟確認自己不具有股東資格。根據該規定,當事人應當是積極地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確認其具備股東身份,而非請求確認其非股東。本案中,謝某作為公司股東之一,請求確認其不是股東,屬于消極確認之訴,不屬于上述規定的情形,原告的主張于法無據,不應得到支持。

      (三)謝某起訴的目的是為了抽逃出資、逃避公司債務執行

      目前安徽某工程公司對外欠付大量債務,此時若允許股東確認撤銷股東資格,屬于變相的抽逃出資、逃避債務,將嚴重損害債權人的合法權利。

      四、裁審觀點

      (一)謝某并未提供證據足以證明其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身份信息被盜用、冒用登記為安徽某工程公司的股東、法人。即使安徽某工程公司設立時的申請書等材料中并非謝某本人所簽署,工商登記材料顯示為委托他人辦理,委托行為并不影響公司股東、法人的設立。合肥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備案登記資料顯示,謝某作為股東、法人的身份已經審查登記確立,在形式外觀上,交易主體有理由相信外觀形式為股東的真實意思表示行為。

      (二)公司成立后,謝某曾在安徽某工程公司的財務報銷憑證上簽署本人姓名,可見其也行使了股東權利,謝某作為安徽某工程公司的股東、法人身份也并非不知情。謝某股東資格的認定,在形式上有工商登記、股東會決議、公司章程等的確認,實質上也行使過股東權利。故謝某訴稱其身份證信息被冒用、盜用,對成為安徽某工程公司的股東、法人并不知情,與事實不符,證據不足。本院不予彩信。

      (三)股東負有出資范圍內繳納注冊資本的義務,不得虛假出資、不得抽逃出資。為了維護交易秩序的安全和經濟秩序的穩定,同時我國公司法也設立股東可以通過股權轉讓、公司回購和減資程序退出公司股東。謝某也可以通過其他方式予以退出公司股東。

      五、裁判結論

      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法院判決駁回謝某的全部訴訟請求,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謝某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推薦案例: